皇冠体育开户(www.huangguan.us):遭退市警告,股价从129美元跌至0.3美元,房多多经历了什么?

本文来源:时代{dai}周报 作者:忻奇琪

上市约800天后,“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DUO. NASDAQ)陷入艰难时刻。

1月7日,房多多【duo】发布公告称,收到股票市场有限责任公司上市资格部工作人员于2022年1月4日发出的书面通知,表示由于公司美国存托股票的收盘价(“ADS”)连续30个工作日低于每股1美元,不再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450中规定的纳斯达克最低投标价格要求。

按照纳斯达克交易规则,上市公司持续30个交易日《ri》股价低于1美元将触发退市机制。从2021年11月19日开始,房多多股价已持续一个多月低于1美元,美东时间1月10日,收盘价仅为0.349美元。

房多多“duo”在公告中指出,目前公司已获《huo》得180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将于2022年7月5日到期。如在此期间,房多多的《de》收盘价至少连续10个工作日内达到至少1美元,公司将重新获得合规。

1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房多多收到退市警告一事联系房多多相关负责人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股价曾一夜暴涨至129美元/股

和大多数传统中介服务机构不同,2011年成立于深圳的房多多,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做以(yi)数据技 ji[术驱动的互联网开放平台,连接和服务房产经纪商户、购房者『zhe』和卖房者、开发商【shang】及居住领域的其他服务提供商。

简单来说,房多多主要做得是“to B”(To Business 即对商家)的生意,主要服务于开(kai)发商和中介经纪人。

一位接触过房多多创始团队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团队中有一位是{shi}从出来的合伙人『ren』,因此房多多一开始就想好要走技术路线。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就已经搭建起了一个简易的SaaS系统(Software-as-a-Service,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上述人士说道。

“最开始,房多多想通过这套系统来为中介提供信息服务,从而收取服务费,但当时市场行情低【di】迷,中介经纪人的付费意愿并不高。为了活下去,房多多转换思路,把目光投向新房市场,通过免费向中介开放注册平台,把小中介们聚集起来,一起帮助开发商来销库存房源,统一谈房源和佣金。这种模式是转向开发商收费,房多多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上述人士指出。

(图源:视觉中国)

通过成为小中介与大开发商之间的桥梁,“中介 jie[的中介”房多多很快便吸引了资本的瞩目『mu』。2012―2015年,房多多以一年一轮的速度完成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嘉御基金、光速中国等明星机构,总融资金额达到3.415亿元。

期间,房 fang[多多还挖来了原副总裁肖莉的加盟,并设(she)立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深圳市房多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通过股权质押方式运营房多多的实体,从而搭建了境外上市的VIE结构,筹备上市。

2018年9月,房多多向港交所递交上“shang”市申请,并未成功;2019年,房多多再向纳斯达(da)克递交招股书,同年11月,正式在美股敲钟上市。

2020年,房多多的股价曾有过一段日子的稳定上涨。美东时间2020年6月9日,房多多高开高走,盘中最大涨幅超 chao[过1200%,最高触及129.04美元/股,创盘中历史新高,日内触发熔断10多次,一夜暴涨12倍。

,

皇冠体育开户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皇冠体育开户的平台。皇冠体育开户平台(www.huangguan.us)提供最新皇冠登录,皇冠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代理、会员APP,提供皇冠正网代理开户、皇冠正网会员开户业务。

,

这次暴涨也留下了很多疑问。当时有分析认为,房多多有可能是被游资选中。由于房多多股票流通性不高,才构成了股价能够快【kuai】速上涨空间。

2021年三季度利润大幅下滑

“房多多主打的是独立的第三方经纪人SaaS平台的商业故事,核心差异点在{zai}于通过大数据和各类数字化工具为经纪人赋能,帮助提‘ti’升效率。”在产业互联网行业资深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yan」究员钱文颖看来,其商业模式一定程度上参考美国的房地产{chan}市场。

钱文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美国有一个全国‘guo’性的房源平台,执业经纪人都可以在平台上获取资源,在美国房市场中,90%的交易都是‘shi’由独立经纪人来完成的。”

但任何商业模式在落地时,都会遇到市场考验。

钱文颖进一步指出,上市之后,房多多面临房地产市场大环境转冷的巨大考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房地产市场不景气,中介经纪行业更不景气,在市场下行阶段,房多多原先通过SaaS方式服务的客【ke】户,付费意愿一定是下滑的。”钱文颖表示。

从房多多的财务数据中也可以看出,公司营收绝大部分来自于传统业务,而不是SaaS服务。

从2017―2020年房多多的收入结构看,佣金及手续费收入占比分别为91.9%、89.1%、96.0%、90.7%,创新业务收入「ru」占比则分别为8.1%、10.9%、4.0%、9.3%。

具体到收入数据,2017― 2020年,创新业务收入分别为1.46亿元、2.48亿「yi」元、1.44亿元、2.28亿元。

2021年三季度业绩会上,房多多联合创始人、联席CEO曾熙表示,房多多在SaaS系统中增加了即时消息和电话咨询功能,实现了购房者、代理商和房地产销售画廊之间的无缝连接,推动房多多SaaS解决(jue)方案业务收入在2021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8.8%,达3200万元。

和第三季度总收入1.69亿元相比,SaaS业务收《shou》入占比提升至18.93%。但实际上,比例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总收入下滑了79.34%。

而曾经被房多多视为关键业绩的『de』盈利水平也在2021年三季度遭遇“速冻”。

招股书数据显示,房多多2017年实现小幅盈利,2018年起盈利迅速“su”增至1.04亿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li’润突破1亿元。

然而,2020年随‘sui’着房地产市场整体环境的改变,开发商在“三道红线”压力下严控资金【jin】和成本,中介机构的生意也变得越来越难做。一直做着To B生意的房多多,自然也面临着收入和利润『run』下滑的窘境。

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房多多营收分别为2.91亿元、4.01亿元、1.69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05亿元、1.39亿元、3.55亿元,亏损面不断扩大。

顶着“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的光环,如今却走在退市的十字路口,房多多能否再次渡过难关?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