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专家足球贴士:Meta搞直播带货,能成为美版“拼多多”吗?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胡慧茵

编 辑丨和佳

图 源丨图虫

对Meta而言,苹果加码隐私政策无异于是落在它头上的一记重锤。但与过往以激烈态度应对不同,这次,Meta选择另辟蹊径迎战苹果。

据Meta Platforms文件显示,受苹果新隐私政策的影响,Meta将在2022年优先投资“现场商务和购物”领域,并通过旗下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等App直接销售更多商品。Meta广告和商业平台副总裁Dan Levy表示,公司希望能将旗下App打造为消费者的主要购物场所。就在一个月前,Meta正式宣布要尝试主播直播带货。

Meta扩大平台的卖货属性,着实让人有些看不懂。因为电商并非Meta所擅长的,而且它旗下的App都偏向于社交。从Meta的表态来看,此番转向做电商与苹果有关,这让外界看来颇有种“富贵险中求”之感。

“Meta做电商其实是必然,”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Meta主要是给平台导流,赚取广告费,但若是上游商户生意不景气,它也必然会受到影响。如今Meta亲自下场卖货,则可以规避风险。”

但外界担心的是,Meta能否做好电商。过去一年里,直播带货在美国正呈现方兴未艾之势。亚马逊、谷歌、TikTok、沃尔玛等巨头已先后投入了资金加入直播带货战局。如今,Meta趁机分一杯羹,它所面临的压力将难以预估。

那么,Meta冒险入局电商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苹果隐私政策影响Meta“命脉”?

在高歌猛进拓展业务的路上,Meta始终无法摆脱被苹果步步紧逼的阴影。

今年4月,苹果着手调整隐私政策并推行ATT(应用跟踪透明)功能,要求 App Store 上架的所有 App 必须征得用户的同意才能处理苹果用户数据。这样一来,一旦App厂商抓取用户信息时受到系统阻碍,就难以获取完整的用户画像,影响到个性化广告的推送精度。

自那以后的首个完整季度,Facebook(现在的Meta)的广告销售增长开始放缓。正因如此,Facebook将自身销售增长放缓的原因归咎于苹果 iOS 的隐私规定,并称公司广告业务将面临进一步的不确定性。

近日,苹果却试图悄悄放松政策。12月9日,有消息指苹果已允许应用开发者从其10亿iPhone用户那里收集数据用于定向广告。苹果之所以这样做,从广告数据可以略窥一二。

广告测量公司Tenjin Inc表示,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用户允许App读取自己的隐私信息,广告客户在iOS平台的投入减少了30%,在Android平台的投入增加了10%。可见,隐私政策还影响到了苹果营收的大盘。

可即便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条款,Meta依旧是受制于苹果,毕竟受苹果隐私规则影响最大的广告业务正是Meta营收的支柱。

据Meta发布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其广告业务营收为282.7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7.47%。虽然当季广告营收仍录得33%的同比增长,但增速减缓,是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小增幅,显然是受到了苹果隐私新政策的冲击。广告技术公司Lotame曾估算,在苹果修改隐私保护策略后,包括Facebook和YouTube在内的几大平台,将会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损失约12%的收入。

,

免费专家足球贴士www.hgbbs.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

然而,在葛甲看来,苹果隐私政策对Meta的影响并没有外界所想的那么大。“苹果的政策不足以影响像Meta这样拥有千亿美元市值的企业,更何况Meta还远不止苹果这一个下载渠道。”他向记者说道。

事实上,外界还有观点认为,Meta之所以急着做电商变现,源于它背后庞大的元宇宙计划。

在2021 Facebook Connect大会上,Meta方面透露将投入100亿美元资金到现实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专注于AR/VR的产品开发。此外,Meta还在会上宣布将投资150亿美元培育元宇宙内容创造人才。此前,Facebook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就曾表示,为了让Facebook这家社交媒体巨头转向元宇宙,他将每年为此投入数十亿美元。

那么,对元宇宙的巨额投资将给Meta带来多大的压力?据第三季度财报,截至2021年9月30日,Facebook所持现金、现金等价物和有价证券总额为580.8亿美元。从目前来看,Meta的确有能力负担起它在元宇宙领域的投入。

“依靠着大量的现金储备,Meta实际上并不缺钱。”葛甲向记者指出,现阶段做元宇宙,资金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重点是思考如何让环环相扣的技术同步发展,并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和需求进行调整。当前Meta在元宇宙上的投入并不算大,因此资金问题并不是Meta做电商的直接原因。

下场做电商前途未卜

都说互联网的尽头是电商,手握流量的Meta最终还是选择以这种效率最高且最直接的途径变现。

在宣布进军电商的一年前,Meta就开始搭建自己的电商平台了。2020年5月,Meta正式上线Facebook Shops和Instagram Shops功能,在应用内增加线上购物入口的方式布局电商。记者发现,通过购物入口进入店铺后,点击官网购买并不会跳转到第三方购物App或浏览器,用户可以在站内购买,而且Meta还推出了自家的支付渠道Facebook Pay。如此一来,Meta就充当起为合作方的官方商城导流的角色。

虽然Meta释放出“去中心化”的信号,但有数据显示,目前Facebook Shops站内的转化率并不高,以Fivestory电商为例,来自Facebook Shops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份额仅为10%。

尽管目前Facebook Shops还未见起色,但不得不说,这一模式与以往有很大不同,最关键的是现在在Meta上购物能直接进入商户官网,不需要再跳转第三方平台。

以Facebook在2016年10月推出的Facebook Marketplace功能为例,当时的Facebook Marketplace允许用户在平台上购买和销售物品,但并非完整的电商平台,更像是一个产品列表,用户想要购买商品,还是要通过第三方平台完成交易。

“近年来,Facebook一直在探索电商,但之前仍然停留在广告平台的角色,电商成效不佳。如今要通过旗下APP直销产品,用户可以直接在APP内部完成交易,不需要跳转到别的平台,电商业务算是雏形初现。”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十分看好Meta探索电商的前景,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Meta有着庞大的流量及雄厚的财力,电商业务或会成为Meta的业务增长点。

对此,葛甲也持相近的观点。“虽说Meta要想真正做好电商这门生意也并不容易,但以它在全球拥有几十亿的用户量来说,Meta做电商的流量优势尤为明显。”他表示,Meta自己下场做电商相当于拥有了掌控权,可以规避一定的风险,接下来就要看它能否做好后续的供应链和物流体验。

根据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报告显示,2021年美国社交电商规模将达到360亿美元,同比增长近35%,而社交电商板块仅占美国电商总额的4.3%。由此可见,Meta在社交电商这条赛道上的前景仍十分广阔。

“在某种程度上,Meta跟国内的拼多多有不少相似之处。”葛甲向记者表示,Meta有着极强的社交属性,这样一来,它会比一般电商拥有更快的裂变速度和更高的复购率。

谈到“现场商务和购物”的计划时,Meta广告和商业平台副总裁Dan Levy直言正朝着“我们的应用成为商业主要目的地”的愿景努力。就在一个月前,Meta正式宣布要尝试主播直播带货。正当Meta摩拳擦掌进军直播电商时,身旁的亚马逊、Shopify、TikTok等巨头们早已下场做起了同样的生意。这些巨头们前赴后继下注,皆因直播电商在美国仍是一片蓝海。

根据美国研究公司eMarketer的估计,中国社交媒体带来的电商收入大约为3520亿美元,约是美国市场的10倍。直播电商在美国方兴未艾,即便是在电商领域处在寡头地位的亚马逊,也不得不经历这场“大考”。

张周平向记者表示,如今直播电商风头正劲,直播购物是一个比较好的转化手段,而Meta通过直播带货形式促进电商业务的发展还是有想象空间的,后续就看投入及转化的问题了。

即使电商的转化方式足够高效,但目前想要盈利或许还是奢望。“Meta的电商业务在两三年内是赚不到钱的,甚至要赔钱。”葛甲向记者表示,在Meta把业务做出规模、做出效益之前,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而期间基本都是要投入才有可能看到效果。

Meta本就因为All in元宇宙手头并不宽裕,如今还要持续投入搭建电商网络,要打“电商变现”的算盘一点也不轻松。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